镜镜仔

2020🏛️: 拿到offer后的冬天用自己的收入去红场看雪
2018📚: 已存档,待总结

前途光明,厚积薄发。
  1.  7

     

    一点不经推敲的个人想法

    我是对文学翻译(以下的翻译都指这一点)呈消极态度的,我从来不否认这一点。即使翻译在为不通晓source language的人提供了便利这一点功不可没,但我一直认为翻译本身或多或少是对原文的一种污染。(其实严肃来说站不住脚,没法和人争论,也许是译本看的太少了)
    翻译不可能再现原文的风貌,特别是有的译者只是译者而不能称之为作家的时候,不论他翻译的原著多么负有盛名,其译本也难以称得上文学作品了。
    这就和写论文一样,就算大佬把整个行文思路和reference通通交到手上,但是遣词造句,逻辑关系……这些不一样,就算是一样的思想,也难说粗劣的文笔不会毁掉它。
    扯远了,主要是今天看了一段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英译本,虽然不懂俄语没办法从忠实度上评价,但是就行文来说非常喜欢。之前找资料的时候Rabassa的马尔克斯译本竟然是作者指定独一份的,而我去年买的译本还没有翻完(愧疚)

    最近上理论课上的非常频繁,得到的收获虽然有点杂乱但挺丰富。对此感到高兴。

    中文实在太重要,我要重新学中文了,母语者都是虚的,和正经的翻译家是两码事😒

    -

    有收获地忙的最好的一点就是摒弃所有的迷茫和忽视可能潜藏的病态而不是把它无限放大。

     

    阿镜的玻璃城

     

    评论(7)
    热度(7)